<track id="xzx7b"><ruby id="xzx7b"><strike id="xzx7b"></strike></ruby></track>

    <del id="xzx7b"><dfn id="xzx7b"></dfn></del>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評論 > 正文

        楊耀健:紅衣白馬揮長纓

        ——評王雨電影文學劇本《趙一曼》(又名《永生》)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楊耀健    日  期:2022年8月22日     



        《趙一曼》(又名《永生》)是作家王雨應邀創作的電影文學劇本。這個劇本如同他多年來創作的小說和影視作品一樣,以歷史言說故事,以故事述說歷史,具有豐厚的意蘊。

        主人公是著名抗日女英雄趙一曼,她的斗爭事跡廣為流傳。此前,已有影視作品表現趙一曼,但是由于編導者對題材的開掘、把握和取舍等原因,加以時代的局限,未能反映英雄的全貌,難免有遺珠之憾。如1950年由東北電影廠攝制的故事片《趙一曼》,可能編劇未能搜集到詳細的資料,也許沒見過趙一曼的照片。上映后,聽說她兒子也覺遺憾。

        王雨決心重新刻畫趙一曼,不走“高大全”套路,力求還原一個真實的女英雄,讓人信服和接受。他應宜賓有關人士和導演馬雍邀請,專程去了烈士的故鄉宜賓,參觀了她的紀念館和故居,查閱了大量資料,爛熟于心,然后方才動筆。王雨認為趙一曼很不尋常,其生涯充滿傳奇色彩,有必要深入全面表現出來。他把趙一曼放到時代的大背景中去考察,從而拓展了劇作的外延。

        趙一曼所處的時代風風雨雨,內有國共兩黨的尖銳斗爭,外有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一個弱女子怎樣走出蒙昧,從覺悟到奮斗,從逆來順受成為勇敢的戰士,她走過哪些心路歷程?有的編導往往將人物心靈的發展史,割裂在歷史的范疇之外。實際上,具象歷史與意識構成的心靈史是兩個層面,前者是表層結構,后者是深層內核。王雨這劇本對英雄人物心靈史的披露,深化了劇本的意蘊。民主革命與民族解放的要求,造就了趙一曼的成長史,強化了反帝反封建的雙重主題。

        劇本揭示,革命者不是天生的。趙一曼出生于地主家庭,生活優越,卻同樣遭受封建主義的摧殘,纏腳、早婚等陋習無孔不入,使她十分反感而萌生抗爭。她毅然出走,考入宜賓女子中學,由大姐夫介紹加入共青團,轉為共產黨員。一顆心終于跳動在時代的搖籃里,心律在歲月的心電圖上,開始記載追求、思考和探索。

        國共合作時期,趙一曼投考黃埔軍校武漢分校,認識了不少進步師生,參加過西征,接受了戰斗洗禮。她眼中是與非的曲線,與民眾的憧憬理想同一圓心和半徑。蔣汪合流背叛大革命,白色恐怖嚴重,有人退縮,有人脫黨,趙一曼卻堅定不移追隨革命。鑒于她的表現,黨組織安排她去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在十月革命的故鄉,吸取馬列主義的精髓。她補充了理論食糧,義無反顧地前行。目標,矢志不移:道路,百折不回。

        劇本中的這些場景不是可有可無,它們反映了歷史進程影響著趙一曼的心靈,影響到她的認知、情緒、倫理模式和思維習慣,成為她的精神基礎。

        “九一八”事變后,日軍占領了東北,炮制所謂“滿洲國”,企圖全面侵華。大好河山,任人宰割,稍有人心,誰無義憤。民族矛盾超越了階級矛盾,抗日救亡是當務之急。趙一曼被調到東北,先在哈爾濱從事地下工作,后調到抗日聯軍任二團政委。雖然敵強我弱,抗日聯軍卻有頑強的斗志,支撐著饑餓與疲憊的身體,將民族解放的種子播種在白山黑水。沒有絕對闖不過去的難關,但不是一味憑運氣,而是足以粉碎任何強敵的鋼鐵信念和意志。在這方面,趙一曼無愧是抗日聯軍的杰出代表。

        由于戰斗負傷,趙一曼被捕。頭上翻滾著烏云,眼前橫行著鬼魅,她那張淬了火的嘴巴,就是堅不吐實。山一樣的沉默,海一樣的剛毅,任憑毒刑拷打,也難見熾熱的心底。她以大義凜然的犧牲,詮釋了血肉筑成長城的含義。

        劇本反映了趙一曼的豐富感情,這也許是同類作品所欠缺的。在蘇聯學習期間,她與黃埔軍校武漢分校的同學陳達邦再次相遇。朝霞染紅了莫斯科河,在永恒的青春渡口,有一種心情急需訴說。秋去春來,兩人的愛情就像掛枝的小蘋果,被春風悄然催熟。兒子的出生,使趙一曼有了做母親的牽掛,有了延續生命的寄托。

        劇本描寫了普通人物的群像,如碼頭工人魏得水、醫師張柏巖、護士韓勇義、看守董憲勛、偽軍張連長等人。這些人物的心靈變化,也具有普遍的涵蓋意義,展示了抗戰時期全民族的心靈史。

        劇本并非平鋪直敘,而是采用蒙太奇手法,用合理的閃回畫面,擇其重點,將故事娓娓道來。既有明晰的層次感,又有跌宕起伏的懸念,扣人心弦。劇本中的對話頗具匠心,特別是趙一曼的臺詞,使人強烈地感受到,她那來自心靈深處的生命熱望,以及與命運作不屈抗爭的錚錚回聲。

        劇本之所以給我們留下強烈深刻的印象,是王雨創作中流露出的文學追求。這里面既有國家、人民、黨這些政治因素,也有正直、善良、真誠、嚴肅的人性內涵,共同構成了他的作品最有生氣的主體存在。

        民主革命和抗日戰爭,播撒過轟轟烈烈的意志,像一陣罡風從華夏大地吹過,卻讓人們長久保留著仰慕和記憶。趙一曼紅衣白馬揮長纓的矯健身影,燃燒過千萬顆心靈,永遠那么年輕無畏。我們期待這電影文學劇本早日搬上銀幕,讓我們重睹英雄的風采。


        (楊耀健,四川大學文學學士,作家、評論家,重慶市文史研究會副會長)









        闺蜜嗯啊厨房呻吟
        <track id="xzx7b"><ruby id="xzx7b"><strike id="xzx7b"></strike></ruby></track>

          <del id="xzx7b"><dfn id="xzx7b"></dfn></del>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