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xzx7b"><ruby id="xzx7b"><strike id="xzx7b"></strike></ruby></track>

    <del id="xzx7b"><dfn id="xzx7b"></dfn></del>

        最新信息
        熱門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動態 > 文訊 > 正文

        每一粒種子的出征,都會點燃整個春天——“中國文學盛典·魯迅文學獎之夜”側記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本站    日  期:2022年11月22日      

         來源:中國作家網 | 周茉 

        每一粒種子的出征,都會點燃整個春天。在中央歌劇院恢弘的禮堂中央,11月20日19點30分,“中國文學盛典·魯迅文學獎之夜”隆重啟幕。第八屆魯迅文學獎35位獲獎者齊聚一堂,在隆重典雅的頒獎禮上領受中國文學最高榮譽。

        屏幕中的萬千書頁化成傳遞文學的使者,揭開了短片《中國文學這十年》的序幕。于山海間傾聽世代的跫音,在村落里感受陽光的輕撫。讓時代指引,同人民一道,致敬古典、對話世界,中國文學在偉大歷史關頭始終在場,不負擔當。

        魯迅文學獎創辦于1997年,設有中篇小說、短篇小說、報告文學、詩歌、散文雜文、文學理論評論、文學翻譯七個獎項,是中國具有最高榮譽的文學獎之一。此次魯迅文學獎之夜,是中國作家協會、北京市委宣傳部、湖南省委宣傳部共同主辦的首屆中國文學盛典,記錄并見證著新時代文學的生機勃勃、星光燦爛。

        蔡國慶、龔爽、馬佳、田覓蜜演唱歌曲《新征程,我們一起遠航》

        “穿過驚濤駭浪,信仰可赴漫長,我們一起遠航。不忘初時樣,踏過千重浪,新征程書寫,新時代華章”。在《新征程,我們一起遠航》活力蓬勃的歌聲中,舞臺化為璀璨浪漫的花朵,矗立于中央紫紅色燈光下的桌臺上,放置著沉甸甸的魯獎獎杯。

        書簽式的閃亮幕布上升,伴隨著歡快的音樂,獲得第八屆魯迅文學獎報告文學獎的5位作家懷著昂揚的心情走向舞臺中央。丁曉平的《紅船啟航》沉雄厚重,在歷史與現實的映照中謳歌、弘揚偉大建黨精神。歐陽黔森的《江山如此多嬌》以新穎靈動的形式生動描繪新時代的“山鄉巨變”。鐘法權的《張富清傳》中,共產黨人不變的初心與無私的奉獻鑄就一座人格和精神的豐碑。龔盛輝的《中國北斗》是中國人民自立自強、勇毅前行的奮斗精神的壯美畫卷。蔣巍的《國家溫度》中,陽光燦爛,激情澎湃,全景式展現了脫貧攻堅偉大實踐中的國家意志與人民力量。

        蔣巍作為獲獎代表發言時說,自己寫作時待在小旅店的房間,經常一整天沒人說話,寫到動情處,或淚流滿面或放聲大笑,整個身心好像還在田間地頭和鄉親們中間。今天,我可以驕傲地作證:走遍大江南北,到處是青山秀水、明窗亮瓦的新房舍,甚至是一棟棟紅柱飛檐的小別墅了,曾經泥漿滿地、柴草亂飛的破敗村莊,已永遠成為歷史的記憶。如畫江山、美麗中國,正在成為世界上最新最美最廣闊的畫卷。

        隨后頒發了文學理論評論獎。楊慶祥的《新時代文學寫作景觀》敏銳勘探文學現場,具有鮮明的問題意識和縱橫開合的視野。何平的《批評的返場》體現著介入與實踐的品格,拓展了文學與文化、社會的對話空間。張莉的《小說風景》,在既往經驗與當下創作的對照中,彰顯富于女性意識的整體性洞見。張學昕的《中國當代小說八論》以周詳、中肯的論述,呈現了作家論作為重要批評體式的潛能。郜元寶的《編年史和全景圖——細讀〈平凡的世界〉》在歷史的復雜結構中展開細讀,使當代經典煥發出新的精神力量。

        何為好的文學批評?張莉作為獲獎作家代表在盛典現場談到,文學批評和文學創作一樣都是艱辛的創造性工作。優秀文學批評要有對文本進行探秘的勇氣與潛能;要有能力使讀者看到前所未見;有能力喚醒讀者對作品的新認知、新的感受力。好的批評文章也應該是一部作品,要生動細膩、縝密嚴謹、以“人的聲音”說話,要寫得美!斑@是我們的批評理想,雖不能至,心向往之!

        李一桐、張狄、蔣依依、范世錡表演情景歌舞《文學里的青春》

        中國歌劇舞劇院表演舞蹈《珊瑚頌》

        青春是文學永恒的主題。如果青春有色彩,那一定是文學的色彩;如果青春有夢,那一定是文學的夢。伴隨著情景歌舞《文學里的青春》和優美動人的舞蹈《珊瑚頌》,盛典接下來頒發了短篇小說獎與散文雜文獎。

        短篇小說中,劉建東的《無法完成的畫像》幽微剔透,沉靜隱忍,實現了革命英雄敘事傳統的新變。張者的《山前該有一棵樹》中,堅韌不拔的胡楊閃耀著天山腳下兵團兒女的精神光譜。鐘求是的《地上的天空》,富于想象力地在日常生活裂隙中探測人性的高度。董夏青青的《在阿吾斯奇》中,“家”與“國”以樸素、誠摯的敘事達到了情感與價值的深刻同構。蔡東的《月光下》映照人的疏離與親情,古老的詩意轉化為現代經驗的內在光亮。

        短篇小說的篇幅雖然不長,但宕開的每一筆都可以洞見綠水青山、英雄的人民和偉大的時代。正如獲獎代表作家董夏青青在發表感言時所說,“當我們的筆觸落到一幅肖像、一棵樹、一片月光、或是一個逝去的身影乃至一封家信之上,文字就會漸次照亮那些我們渴望記錄的歷史局部與人生細節”。通過文學故事,人們會讀到信仰是如何支撐著一位母親走向“未完成”的命運結局,會感慨于邊疆之地,一棵胡楊樹是如何激勵孩童們燃起向往,會共情于理想者不懈思索的堅持,也會被月光下杏煙河畔的女子們共渡滄桑的輾轉曲折而感染,被邊防軍人身后,那星星點點的萬家燈火所觸動。

        董夏青青的戰友、英勇無畏的戍邊戰士們還在遙遠的冰山雪地拍攝了短片,祝賀她獲獎并鼓勵她一定堅持文學創作。董夏青青對戰友期望報以莊重的軍禮:“他們是最可愛的人!謝謝戰友,你們的故事我會繼續寫下去,像你們致敬!”

        散文雜文獎中,江子的《回鄉記》書寫變革中的山河故土,是面向廣闊人間的滴血認親之作。李舫的《大春秋》穿越古今,氣勢雄強,以尋根和守望確證中華文化的磅礴力量。沈念的《大湖消息》廣攬諸文體之長,以地理空間熔鑄美學境界,以身體力行測量生態人心。陳倉的《月光不是光》是普通人遷徙流變的生活信史,鄉愁與熱望同在、裂變與奮進交織。龐余亮的《小先生》接續現代以來賢善與性靈的文脈,是一座愛與美的紙上課堂和操場。

        對龐余亮來說,在基層熱愛文學寫作多年,文學已經改變了他的生命!皩懽鞑]有指望獲獎,但是魯迅文學獎還是準確地找到了我,這必須要感謝這個偉大的時代和火熱的生活!薄缎∠壬愤@本散文集的生活土壤就是鄉村學校和所有為鄉村教育默默奉獻的老師們。龐余亮在盛典現場談到,《小先生》的榮譽不僅是個人的榮譽,更是那些扎根鄉村教育的老師們的榮譽,他會把這份關懷和溫暖傳遞到基層作家中。

        婁藝瀟、劉旖惟、李牧陽表演《大山里的小詩人》

        “我的家鄉,房前屋后種滿了金燦燦的橘子,可甜啦!我想邀請在座的叔叔阿姨爺爺奶奶去我的家鄉,教我們寫詩!”一群來自大山深處的小詩人們向臺下的作家們發出了溫暖的邀請。湖南懷化會同縣大山深處,希望小學中一群會寫詩的孩子們,用詩歌描繪他們眼中的世界、心中的詩和遠方,同時也詩意化地呈現中國文學的未來與希望。舞臺中央,花開兩旁,花叢中孩子們帶來了純凈而又真摯動人的歌曲表演《大山里的小詩人》。

        第八屆魯獎詩歌獎的5位獲得者從舞臺精美的書簽布景后走向舞臺中央。劉笑偉的《歲月青銅》弘揚政治抒情詩的優秀傳統,詩意誠摯、旋律豪邁,抒寫強軍壯歌,吟詠家國情懷。陳人杰的《山海間》立意高遠、意象豐贍,眼中山河壯麗,心底時代巨瀾。韓東的《奇跡》洗練而精密,寬遠而平和,提示了凝視和感知日常生活的特別視角。路也的《天空下》親近生生萬物,融匯內心萬象,率真的語言閃耀著圓潤晶瑩的光澤。臧棣的《詩歌植物學》體悟大千宏微,辨聽靈性回聲,在深刻的對話中抵達對人和自然的雙重贊美。

        詩歌獎獲獎作家代表陳人杰從拉薩來到北京參加盛典,他在兒子三個月大時去援藏,已有十個年頭,當地牧民親切地稱他為“創建幼兒園的牦!。兒子的年齡便是他在藏的年輪,妻子支持他,在他第二次申請援藏時說:“你放心,我們的孩子我照顧好,牧區的孩子也需要你的照顧!彼羞@些,都被陳人杰寫進《與妻書》里!拔蚁胱鳛橐幻娙,沒有比自己的經歷更能讓詩歌創作獲取無窮的靈感和感情的充沛力量,超越象牙塔內的虛構與想象!

        隨后頒發的是文學翻譯獎。許小凡的譯作《T. S.艾略特傳:不完美的一生》在堅實的研究基礎上,流暢地傳達了原作的風格。楊鐵軍的譯作《奧麥羅斯》克服巨大難度,最大限度地復現了這部史詩的淵深宏闊。陳方的譯作《我的孩子們》造詣深湛,準確把握原作的復雜文體。竺祖慈的譯作《小說周邊》以嚴謹、忠實的風范再現原作洗練、恬淡的氣息。薛慶國的譯作《風的作品之目錄》與原作者的思想和情感同頻共振,達到形神兼似的境界。

        對自己能夠接觸文學翻譯,獲獎作家代表楊鐵軍感到何其幸也。他的獲獎感言充滿了深切之情:“從古至今,我們中國人都是一個好奇的民族,充滿了向外探求的欲望,這是中國文化的生命力所在。最好的例子就是中國現當代文學,其生命力很大程度上來源于翻譯的刺激,我們應該對此感到自豪,這也正是漢語活力的表現:唯其包容萬有,所以氣象萬千!睏铊F軍認為,作為譯者,更容易從一個沉浸者的角度去體驗不同的文化,參與漢語語言和文化的持續更新,體驗到最大的快樂。

        中央芭蕾舞團表演舞劇《敦煌飛天》

        中央芭蕾舞團的舞蹈《敦煌飛天》,運用流動的線條呈現出自然靈動的特質,飄然若仙又行云流水的藝術形象正如文學創作,自由肆意,更如小說,變幻莫測中不斷挖掘著想象的空間。

        中篇小說獲獎作品中,王松的《紅駱駝》蘊藉方正,引領我們仰望奉獻與愛的崇高人生。王凱的《荒野步槍手》以精湛的對比、鏗鏘的共鳴,刻畫新時代軍人的勇毅形象。艾偉的《過往》中,人性與人生的幽深纏繞抵達了柳暗花明的寬諒與和解。索南才讓的《荒原上》,鼓蕩著慷慨凜冽的青春激情,多元一體的中華文化內在地指引著各民族兄弟的夢想。葛亮的《飛發》是中國故事中的香港故事,以雅正的“格物”精神體認歷史的流變、文化的根性、人的信念與堅守。

        索南才讓跌跌撞撞開始寫作時,沒有想過某一天會站在魯獎領獎舞臺上。但是今天,他真的站在了這里!斑@是文學之光給我靈魂以最溫柔的投射!彼廊挥浀玫谝淮巫x《阿Q正傳》時的震撼,也記得第一次讀《邊城》時對愛情的憧憬……可以說,每一個中國作家,都在中篇小說中感受到時代的形象和生活的細微。閱讀這次獲獎作家的作品,看到的是廣闊的社會生活畫卷,更是中國故事的豐饒。索南才讓想用手里這支筆,帶大家去看看自己放牧的草原,認識和他一起長大的兄弟姐妹!拔业奈膶W夢想里永遠有這遼闊草原和草原上可愛的人們,永遠有我對海北草原的深情,對偉大文化傳統的熱愛,有對中華民族共同體的信念和堅守!

        王麗達、張英席演唱歌曲《不忘初心》

        在盛典現場,索南才讓感謝了妻子和開啟自己文學之路的編輯趙元文,他的處女作短篇小說《沉溺》便是經由趙元文刊發,自此索南才讓收獲了文學信心,創作熱情高漲。每一部文學作品的問世,不僅需要作者的才華與汗水,更需要編輯的慧眼與耕耘。很多作者都得到編輯的挖掘,他們隱于聚光燈背后,奉獻著宏闊的視野,精準的判斷與辛勤的勞作,參與塑造著中國文學的進程。文學盛典特設“致敬編輯”環節,隱于書后的文學人走到臺前,接受作家、讀者的致敬。

        此次魯獎文學之夜,莊重典雅的大型文學頒獎典禮與氣氛熱烈、形態豐富、傳播力強的電視臺晚會和網絡平臺直播充分融合,講述文學之路的故事,展現新時代文學中人民奮斗、江山壯美的剪影。正如歌曲《不忘初心》中所唱:“樹高千尺根深在沃土。你是大地給我萬般呵護,生生不息只為了那一份托付。不忘初心,繼續前進,萬水千山,最美中國道路!奔顝V大作家和文學愛好者,扎根于熱土,與人民同行,勇攀文學高峰,為偉大時代奉獻更多的精品力作。

        闺蜜嗯啊厨房呻吟
        <track id="xzx7b"><ruby id="xzx7b"><strike id="xzx7b"></strike></ruby></track>

          <del id="xzx7b"><dfn id="xzx7b"></dfn></del>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